我毫不思索的脫口而出,只靠著多活幾天是無法打敗死神的。

擊敗死神的方法是活的更好,活的更有意義!

因為人生終需一死。

關鍵是,在出生時和死神降臨之間,我們做了什麼.....

------Randy Pausch於2008年5月,於母校卡內基美隆大學的畢業典禮演講

美國ABC新聞現在的頭條是:
http://abcnews.go.com/GMA/Story?id=4614281&page=1

Carnegie Mellon Professor, Author of 'The Last Lecture,' Succumbs to Cancer

卡內基美隆大學的教授,《人生的最後一堂課》的作者,向癌症屈服了。

2008年7月25日,他過世時年方四十七歲。

我認為這個標題下錯了。

癌症並沒有打敗Randy Pausch,他也沒有向任何事物屈服。

只不過,他替我們上的這堂課結束了。下課的鐘聲響了。

我第一次認識Randy Pausch,是在2007年的9月。(如果你也是第一次聽過這個人,請跟著一起從下面的一篇一篇文章中來瞭解他。)

當下,我聽完你的演講之後,我只有一個決定。

不管有多少人寫過你的介紹,不管有多少人描繪過聽完你的演講的感動。

我要親自翻譯你的演講。因為,身為一個翻譯者,這是我最好向你致敬的方式。

我只能先翻譯完華爾街日報對你的簡短報導和介紹,上傳到Youtube上去。

 


但是,很抱歉,這場演講我看了又看,幾經琢磨,過了好幾個月,我才在上海出差的路程中把這篇演講連同一篇介紹寫完。

http://blogs.myoops.org/lucifer.php/2007/11/08/randypausch

這篇文章獲得了很大的迴響,他是當年我的文章中最多人回應,也是最多人轉寄的。

因為這篇文章沒有別的目的,我是為了自己而寫的,我也是為了當時還在每天沒日沒夜加班沒有時間與家人相處的站長而寫的,我也是為了每次去高中、去大學所看到的那些徬徨無助,不知道自己未來在哪裡的同學所寫的。

文章寫出來之後不到半個月,我更利用去美國出差的時間逼著我老哥開了一百多英里的路,去維吉尼亞大學親身參與了一次他的演講。


(當時顯然我還是一個貼照片會縮圖的客氣男子漢!)

http://blogs.myoops.org/lucifer.php/2007/12/16/randypausch2

一個月之後,我又寫了這篇Randy Pausch教授上山下海,去潛水,去《Star Trek》電影裡面客串、被禿鷹跟蹤的故事。

然後,今年三月,我又利用開會之便,親自去了一趟卡內基美隆大學(Carnegie Melon),我去了你平常做研究的地方,我去了那次演講所在的地方。我拍了照,留下很多的檔案。

但是,因為硬碟壞了,所以這些照片我通通找不到了。

可是,那些故事和景象都留在我心中,那是弄不丟,抹滅不了的。

然後,我又寫了這一篇:

http://blogs.myoops.org/lucifer.php/2008/03/03/dyingwish

台灣要出版他中文版書籍的出版社問我要不要翻譯那本書。

我說,有關他的翻譯,我已經做了一個最好的版本和介紹,我沒有辦法超越了。

他們不知道,從2007年9月之後,我每一場演講都會加入他演講的片段,因為我急著想要把他的故事告訴更多人。

所以,我只能說,我願意跟你簽銷售量十萬本以上才收版稅的合約。因為這樣或許能夠拿到更多錢,讓我可以捐給基金會幫助更多人。

但如果是任何其他的計費方式,我不需要那些小錢。我寧願把那個時間用來將他的故事告訴更多人。

而且,網路上已經有了一個完全免費的版本,任何想要的人都可以自由取用。

出版社有它財務上的考量,我們最後沒有合作。

但是,我還有時間可以把他的故事告訴更多人。

越多人越好。

所以,如果是高中或是大學的演講,他們能夠有超過八百人以上的聽眾,學校只需要給我交通費,讓我可以抵達該校就好,我會從台北自掏腰包請專業的燈光音響團隊下去架設演講所需要的器材,而這樣的演講,即使在對方公司也特別優待的狀況下,我一場大概要自己貼上五萬塊。

但是,這很值得。因為我可以告訴學生創意、國際競爭力和對生命的熱情。

我盡可能的去參加,我盡可能的去跑。

中間,當然會有挫折。當然會被拒絕。

我請我元智大學導生計畫的學生去跟他的母校基隆高中聯絡。

在輾轉被推託了三個單位之後,我們得到如下的答案。

我很痛心。

痛心的不是我們自掏腰包像乞丐一樣的自我推薦要去演講被拒絕。

我難過的是竟然會有一個教育單位的師長認為自己的學生不需要國際競爭力,不需要創意。

我寧願他們說的是:「我們不需要朱學恒來演講!」

但很遺憾,他們不是這樣說的。

不過,我沒有忘記Randy Pausch教授講的話:

但請記住,阻擋你的障礙必有其原因!這道牆並不是為了阻止我們,這道牆讓我們有機會展現自己有多想達到這目標。

這道牆是為了阻止那些不夠渴望的人,它們是為了阻擋那些不夠熱愛的人而存在的。」

是的,還有其他學校,還有其他的學生,還有其他的人是我們可以幫忙,是我們可以分享的。

是的,所以我沒有氣餒。這世界上還有無數有熱誠,有愛心、願意包容的老師。我也曾經被這樣的老師教過。

於是,我又寫了一篇文章,把他在畢業典禮中的演講翻譯出來。

http://blogs.myoops.org/lucifer.php/2008/07/10/graduation


這週三,我在新光三越演講,說到Randy Pausch的故事時,我看到底下那些資深經理人眼中的淚光閃動......

八月初,當我從北海道演講回來之後,我會去台大的社團長研習活動演講,我要告訴他們對生命的熱情有多重要和一個英雄的故事。

九月,我要在台北的中山女中分兩次面對所有高一、高二、高三的同學演講,我會把Randy Pausch的故事完整的告訴他們......

放心去飛 勇敢地去追 追一切我們未完成的夢
放心去飛 勇敢地揮別 說好了 這一次不掉眼淚

----我小時候的一首流行歌:小虎隊《放心去飛》

我在演講的時候,一向非常的冷血。

我在講述Randy Pausch的故事時聲音不會有任何的動搖,眼眶不會有任何的濕潤。

因為,我的責任是說故事,如果一個說故事的人都哽咽了,都落淚了,聽眾會聽不清楚這個故事的。

所以,不管我再想哽咽,再想落淚。我都沒有資格這樣做。

但也許,明天可以有一次例外。

現在是午夜一點,明天早上我必須六點起床。

因為我九點多要去對彰化縣政府的員工演講。

而這場演講得以舉辦的機緣是因為我前一次在彰化師範大學的EMBA課堂上演講時,因為我分享Randy Pausch的演講讓他們深受感動,所以特別要求我再去一次彰化,讓更多人可以聽到這場演講。

喔,對了,當初出版社要推出作品時,曾經請我們提出一個問題,如果Randy Pausch教授身體許可,他會試著用錄音為我們回答。

據說其他的提問者還有李家同教授。我不知道嚴肅的李家同教授會問什麼有關人類的大問題。

我只知道我的問題很簡單。

「您所參與的Star Trek預計2008年聖誕節首映,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參加首映會嗎?」

我知道這個問題很蠢,但我一定要問這個問題。

我後來也再也沒有收到答案。

因為沒有人真的懂我問這個問題的原因。

因為,我真心希望,到了今年聖誕節的時候,Randy Pausch還活著呀!我才不是真的要去參加什麼他媽的鬼首映咧!

不過,男子漢做的事情本來就不需要別人懂!

只要我們覺得值得,就會去作!

Randy Pausch教授用他的生命為我們上的課已經結束了。

縱有再多留戀,我們也應該收拾課本和書本起身離去,還有下一堂課得去上。

但我們會永遠記住這一堂課的!

明天早上九點,在彰化縣政府,還有一群全新的聽眾等著我去告訴他們這個英雄的故事呢!

到時,我會一樣帶著笑容,用你的演講來開場的!

僅以此文獻給那位永遠都笑著面對一切挑戰的生命勇士,Randy Pausch教授。

你的戰鬥已經結束了,我們的戰鬥才剛開始呢!

Lucifer

喔,對了,順便告訴你,我們站長已經換了一個工作,現在他可以每天準時回家陪家人了!

昨天,他還跟我一起去看了一次蝙蝠俠呢!

創作者介紹

健康‧快樂‧CURVES運動

curv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